看守所里再相逢:矿场倒闭、资本潜逃、币圈鸟兽散

黑暗,还未真正来临。真正的死亡,听不到哭声的。

美国顶级矿场Giga Watt向华盛顿东区联邦法院提交了第11章破产保护申请,称其资产不足5万美元,并向最大债权人欠下近7000万美元。

该公司董事总经理George Turne称,破产程序由公司董事会提出,未经过其办公室。据此前报道,该公司在今年9月就已将员工人数从63人裁减至16人。

这是是冰山一角…….

今年,全球三分之一的算力,濒临退出和清盘。

矿机吉卜赛,回家了

春节过完,整个币圈就陷入到了史无前例的黑暗中。收益下滑,监管加紧,拉闸限电,围追堵截。如同吉普赛人一样,很多矿机四处迁徙流浪。寻找监管的缝隙,寻找电价更低的地方。但是,每次开关机,每次迁徙,都是损耗。

LS(化名)曾经管理着150多台矿机,老板坐在办公室里一声令下,海外履历微软背景的他一头就扎进了四川山里的小水电站。交通不方便,生活很困苦,这都能解决,甚至连快递都无法找到他们的地址,这都能接受。但是,电力不稳定,却无法克服,三天两头的断电,不断的让矿机损耗,报废,无法向老板交代。停机一天,就损失一天,开机一天,就容易报废一台。为了找电,他天津、河北、内蒙、山西、云南、黑龙江、贵州云南都跑了。

最后,运营成本越来越高,损耗越来越严重,老板说,你给我滚……

他被调去做别的项目了……

35岁的男人,哭了一整夜。第二天起床,按时上班去了,他不敢迟到。

人到中年要重头开始,很残忍。但是好歹,结束了流浪的矿机吉普赛生活。

资本退出,靠跑路?

没有资本敢投种子和早期项目。

表面风光无限的区块链投资人,背后也有LP要 交代。此时他在创业者面前趾高气昂的宣称项目是扯淡,下一刻他就要面对老板的diss,我的钱什么时候赚回来?

这时候,一个正常的投资人,哪敢投早期区块链项目?投了早期就等于打了飞机——激爽10秒钟,沉静两小时。

的确,区块链项目没有市盈率,只有市梦率。谁的项目敢吹,谁的项目敢割,谁的投资方才能真的赚到钱,但是这些投资方普遍缺乏传统互联网投资人的束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退出困难就鼓动创业者跑路——你先为谁负责?谁想为你负责?

传统VC,要从种子轮一直ABCDEFG的投到IPO

而区块链的投资人,只有两部,投资——跑路

每次业内聚会都离不了的话题就是,某某某被边控了。

币圈寄予厚望的STO,对创业者有一年的锁仓期。这一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媒体寒冬

靠“喊单”,“拉盘”,“站台”“培训”“开会”“路演”来盈利的币圈媒体,全熄火了。

8 月 21 日晚间,“金色财经网”、“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大炮评级”、“火币资讯”、“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等涉及区块链、数字货币等领域的自媒体公众号遭微信官方封号处理。

至此,监管一轮又一轮的加紧,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每天都有新的币圈媒体被封,现在多数的币圈媒体的主营业务是“攒饭局”,牵线搭桥大宗的场外交易。

币圈基本都没有融资,缺乏盈利模式,这个冬天,他们死的更快。

看守所里再相逢

而还有一些,是没机会自然死亡的,他们已经去看守所报到了。自从央行把ICO定义为非法融资之后,一批涉及到“社会反响大,情节恶劣,涉案金额大,波及面积广”的案件,被快速立案追查。

(无法通过审核此处略过三百字)

这些案件往往都是别投资人快速举报并且“证据齐全”的项目。

而鸟兽散的朋友们,只能在看守所里聚会了。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