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稳定币:如何制造印钞机

目前稳定币分三种

  1. 资产抵押型稳定币:本文会介绍USDT,还有法定资产抵押的TrueUSD,GUSD,PAX等等,数字资产抵押的Bitshare,MakerDAO,Alchemint,XPA,DUO等
  2. 算法型稳定币:普遍认为,是通过算法调节货币供给的算法银行/铸币税类稳定币:比如Basecoin,Reserve,CarbonMoney,Kowala,Fragments等
  3. 基于行为挖矿的混合稳定币:类似与Q币与Facebook发行的稳定币。个人认为,未来5年,比特币会在挖矿结束后,成为新的准稳定币。

本文主要讨论,占市场80%份额的USDT

“印钞”频率高、总量大、平台广

4月以来,根据区块链数据和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监测,最大的稳定币发行公司Tether已在Omni、ERC20和TRC20上累计“印钞增发”10次,总金额高达7.459亿美元,增发后各类USDT的总市值超过30亿美元。Tether此举大大巩固了USDT在稳定币市场的“龙头老大”地位。

本月一系列增发操作最大的不寻同寻常之处就在于,Tether不再像以往的“转出增发”一样,只是将USDT从Tether Treasury转出,本月的10次增发都是“印钞增发”,即在三条公链上都实实在在地“印钞票”。如果算上今年以来Tether已经在比特币Omni协议上累计完成的3.295亿“转出增发”量,那么自今年1月以来,Tether实际总增发量已经超过10.759亿美元。与此同时,Bitfinex挪用Tether资金填补窟窿的疑云还在不断发酵,这让Tether的增发看起来更像一次“空手套白狼”的行动。

另外,根据Tether Treasury余额变化来看,今年1月1日,其余额为6.244亿美元,到了4月27日,余额为2.948亿美元,相当于Tether向市场“转出增发”了3.295亿美元。“在此次‘印钞增发’前几天,Tether Treasury的余额只有1.5亿左右,说明随着今年市场变暖,市场对USDT的需求上升了,此前Tether一直从‘库房’(指Tether Treasury)转出USDT,释放流动性,但随着余额越来越少,Tether开始印钞了。24日印的3亿有一部分回补‘库房’,还有一部分已经转向流通市场了。”三种类型的USDT累计增发总量超过10.7亿美元,这个数据已经接近2018年前11个月USDT增发总量的64.8%。

疯狂“印钞”后USDT的总市占率回升已超80%

PAData在早前发布的《2018稳定币元年:量化分析流动性与稳定性》的报告中提及2018年9月以前,USDT在主流稳定币市场中的占有率(简称“市占率”)一直稳定在95%以上,但在去年10月15日的“信任危机”之后,USDT的市占率一路下跌,到去年11月底时,其市占率已经下跌至75%左右(包括Omni USDT和ERC20 USDT)。

到今年1月份为止,这一形式并未逆转。根据PeckShield的监测,今年1月1日,USDT(包括Omni USDT和ERC20 USDT)的市占率约为70%,延续了自去年10以来的下跌趋势。反而USDC因为BitMax交易所推出的交易挖矿活动市值激增,市占率也一度上升至9.52%。TUSD、GUSD和DAI也瓜分了USDT损失的市场,截止今年1月1日,市占率分别达到7.49%、3.33%和2.52%,都较2018年11月底有所上涨。

在USDT本月第10次增发以后,目前,Omni USDT、ERC20 USDT和TRC20 USDT在主流稳定币市场流通总量中的占有率分别达到66.72%、10.57%和2.81%,USDT总市占率已经超过80%,较去年11月上涨约5个百分点。反观其他稳定币,无一例外,市占率全部下降,USDC从9.52%降至6.80%,TUSD从7.49%降至5.42%,PAX从51.15降至3.00%,近期大热的DAI也从2.52%降至2.28%。可以说,USDT通过一系列增发重新巩固了自己“稳定币龙头老大”的江湖地位。

引入稳定币的公链需要警惕稳定币信任危机的连锁反应

今年3月,波场宣布与Tether达成合作,USDT将发行“波场定制款”TRC20 USDT,这一举动似乎拉开了一道口子,一方面让致力于生态建设的公链看到了与稳定币发行公司联盟的重要性。孙宇晨曾对媒体表示,引入稳定币可以为去中心化交易所、DApp、波场TRC-20/TRC10代币增加流动性,也会带动企业级应用开发,还可以降低普通用户使用DApp的门槛扩大用户群体。除了波场之外,显然本体也看到了这样的好处。就在昨天(4月27日),本体宣布与Paxos合作,将发行本体定制款PAX。

另一方面,对稳定币发行公司而言,与公链的合作何尝不是扩大市场占有率的好机会。从上图的数据中可以看到,USDT重掌稳定币市场主要还是得益于在其以太坊和波场平台上的快速扩张,在最早的平台——比特币Omni协议上的USDT市占率其实依然延续了去年的下降趋势。对Tether而言,在其他公链上发行USDT,在某种程度上就好比“多了几只手去套白狼”一样,好处显而易见。

如果仔细分析这种合作,却不见得总是双赢的。因为引入稳定币之后的公链平台,其生态要面临稳定币信任危机带来的连锁反应,尤其是对非市场类和游戏类的DApp而言。

如果稳定币作为这两类DApp的出入金,与其自身代币紧密关联的话,那么其内部通证经济机制就需要将稳定币潜在的暴雷风险纳入设计,否则一旦稳定币不能稳定地锚定法币,那么DApp就有可能面临因外部市场行情变动导致自身通证机制失灵的危险。毕竟就目前而言,关于稳定币发行公司是否始终有足够的法币储备金仍然是一件需要持续观察和商榷的事。

随着事情持续发展,一家名为Crypto Capital的巴拿马公司浮出水面,有报道直指这才是币圈的“黑天鹅”,不止Bitfinex被冻结的8.5亿美元跟他有关,之前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CX损失了1.9亿美元也跟他有关。

没有传统银行支持,Bitfinex就无法支持客户提款服务,但由于监管的阻碍,Bitfinex和Tether先后与台湾富国银行、波多黎各Noble Bank和巴哈马银行Deltec的合作都不顺利,于是有一段时间,Bitfinex曾使用过“银行服务提供商”Crypto Capital的服务。

Crypto Capital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的名义开设了大量银行账户来为加密货币公司服务,但开设大量账户的情况会引起各国监管机构的关注,监管机构有权冻结这些可疑账号。根据碳链价值的报道,2017年11月有消息称,Crypto Capital:“帮你们(Bitfinex)在一家波兰银行开设的银行被波兰当局查封,冻结了大约5亿美元。这笔钱现在存放在了伦敦的汇丰银行账户以及美国和葡萄牙的账户中。我们会在三个月内恢复的。”

为了完成客户的提款要求,Bitfinex只能另谋出路,于是自家兄弟Tether就成了救命稻草。

2018年11月,Bitfinex:“兄弟,把你们(Tether)放在Deltec银行账户里的6.25亿美元转移到我的账户里。然后我把Crypto Capital账户里的6.25亿美元转转给你”。

Tether 总法务顾问 StuartHoegner 在一份口供中表示,该公司目前(截止 4 月 30 日)共持有 21 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证券,这意味着 Tether 发行的美元稳定币 USDT 仅有 74% 获得了现金或现金等价物的支撑。

而失的那部分资金支持,则是被冻结在银行。日前,Bitfinex将要进行IEO发行平台币同样也是为了填补这个窟窿。

所以Tether和Bitfinex也算是黑天鹅”受害者“吗?你觉得呢?给我们留言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